□崔曉娟
  日本是否暗中發展核武器正在成為世界的擔心,其潛在的危險不言而喻。從朝核問題、伊朗核問題的現狀來看,對於增加一個日核問題人們有足夠的理由焦慮。而與近期日本參拜靖國神社、“備戰”釣魚島等出格行為相比,日本“擁核”步伐理應引起更大範圍內的重視,並需要世界主要大國的合力阻截。
  “核武化”雜音不斷冒出
  作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締約國和世界上迄今為止唯一遭受原子彈轟炸的國家,核武器在日本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話題,“拒核”與“擁核”勢力的角力持續上演。但縱觀戰後日本國內政治的發展歷程,其對核武器的擁有之心已逐漸占據優勢。
  1945年8月,兩枚原子彈在日本廣島和長崎落下,史無前例的殺傷力令國際社會震驚,也給日本軍國主義戰爭行為畫上了一個句號。在此後的相當長時間內,日本社會對核武器都抱有相當大的抵觸心理,特別是日本政壇上的社會黨,一直是反對日本“擁核”的重要政治力量。
  1967年12月,時任日本首相的佐藤榮作在國會答辯中提出了“無核三原則”,即日本“不擁有、不製造、不運進核武器”。這項原則在1971年以決議形式成為日本國策。1968年7月1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分別在華盛頓、莫斯科、倫敦開放簽字,日本政府於1970年簽署,但直到1976年才正式批准該條約,這6年中,日本政治力量對核武器有著一系列的爭論。
  日本外務省2010年11月29日公佈調查報告承認,日本政府曾於1969年與聯邦德國政府討論日本擁有核武器的可能性,並建議雙方為“從美國獲得自由”而開展合作。而正是在1969年4月,日本外務省內部會議就保留退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的權利進行了討論。外務省外交政策策劃委員會制定的《我國外交政策大綱》中明確記載:“雖然目前採取不持有核武器的政策,但將一直保持製造核武器的經濟和技術潛能。”
  特別是近些年來,隨著日本國內右傾化趨勢的加速,一些主張日本“核武化”的聲音不斷冒出。日本國內戰後出生的新一代日本人在面對政府宣稱“無核三原則”不變的同時,也受到“發展核武器沒有什麼不可以的”論調的影響。他們沒有經歷過原子彈轟炸的災難,對核武器的恐懼感較小,許多人在右翼的蠱惑下倒向了“擁核力量”。
  近期媒體不斷爆出,日本保有大量武器級核材料,在所有非核武器國中,日本是擁有鈈最多的國家。除上述武器級核材料外,日本還存儲了約44噸的反應堆級鈈,理論上可用來製造出數千枚核彈。
  而在生產核武器能力方面,日本在技術層面早已具備。日本軍事專家曾向外界證實,如果日本需要製造核武,在技術面上基本不成問題。因為日本目前擁有增殖反應堆的成熟技術,同時還有大型核聚變試驗裝置。
  世界需合力施壓日本
  最近美國再次催促日本歸還331公斤武器級鈈引發了外界對日本“擁核”話題的關註。然而,從朝核問題、伊核問題的現狀來看,對一個主權國家發展核武器,世界似乎並無立竿見影的辦法。從當今國際政治生態來看,地區及國際性的“麻煩”仍需要依靠主要大國合力施加影響並加以解決。
  就國際法層面來看,日本作為《不擴散核武器條約》締約國之一,理應知曉和遵守該條約義務。該條約中規定了“合法擁核國家”,依規定,僅有美、俄、英、法、中五國為“合法擁有核武器國家”,除五大國外其他國家擁核為非法。
  而在日本國內,“無核三原則”乃其國策,該三原則默示了不可長期持有可生產核武器的核材料的禁止性約束,有義務向外披露安置危險核材料情況,並置於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有效監管之下。
  儘管國內國際上都有相關約束,但長期以來,日本的擁核之心並無收斂,併在近些年暴露無遺。
  從2010年華盛頓核安全峰會開始,美政府即要求日本歸還冷戰時期嚮日方提供的331公斤武器級鈈。今年1月26日,日本共同社援引日美政府人士透露的消息報道稱,美國政府正要求日本歸還300多公斤鈈。
  觀察家們一致認為,美國再次催促日本歸還331公斤武器級鈈,除了為即將於3月在荷蘭召開的核安全峰會創造氛圍,也反映出美國對日本“擁核”越來越擔憂,同時也透露出美日同盟間的裂痕正在擴大。
  如果說美日間裂痕正在擴大的依據並不那麼充分,那麼,有一點可以相信的是,美國催討核材料的事實應該可以反映出美國對日本的擔心正在加劇,也正在試圖解決這一問題。
  一個擁有核武器的日本,相信既不是東北亞地區人們希望看到的,也不是整個世界希望出現的,既不符合美國的利益,也不符合中國、俄羅斯等國的利益,渴望和平的人們沒有理由再受一次擁有核武器的日本的傷害。在事關和平的大是大非面前,世界主要大國不能坐視不管,不應任由日本捅破距離核武裝的最後“一層窗戶紙”。
  (作者系中國浦東幹部學院副教授)
  (原標題:日本“擁核”之心不含糊)
創作者介紹

郵箱

kh42khoq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