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歲的戴杏芬,普通的浙江仙居人,如今和丈夫在浙江台州經營一家面館。
  戴杏芬說,最近有個企業家何榮鋒突然找到她要認她這個姐,還拿出100萬要回報她,這讓她又意外又突然。
  這也讓20年前她救3個小乞丐的回憶再次清晰。如今,這個身家億萬的沈陽企業家正是三個小乞丐中最小的那個。
  何榮鋒說戴姐在他最落魄時的幫助影響了他一生 ■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王舜天 攝
  近日,一則“小乞丐成億萬富翁後百萬報恩”成為媒體熱點。
  這名企業家如何在沈陽打拼成億萬富翁,為何要時隔20年報恩?本報記者採訪到新聞的當事人,為你一一揭開謎底。
  昨日,面對本報記者,提到自己的人生起落,何榮鋒仍難掩激動。
  恩人說:可以沒有很多錢,但一定要做好人
  1993年,只有17歲的何榮鋒因家裡被人追債,被迫和另外兩個窮伙伴離開四川酉陽縣的家去浙江打工。然而到杭州後,三個人身上的300多元錢已經所剩無幾。
  昨日,何榮鋒說:“2、3月浙江的天陰冷得很,我們偷偷躲進人家的柴禾垛里睡覺,又怕人家以為我們是偷東西的!好心的人還能給碗飯,更多的是人家的白眼和冷言冷語。”
  離家第13天,他們來到了仙居縣楊府鄉楊府村,何榮鋒開始發燒,再也邁不開步了,他們露宿路邊。這時,他們遇到了戴杏芬。
  “至今我還記得戴杏芬姐姐看到我們的情景。她問清了情況,把我們帶到她家裡,給我們做飯。我們已經三天沒吃飯了,腳上的血泡也破了,衣服更是髒得很。我吃了頓飽飯,出了一身暖汗!姐姐給我打了洗腳水,還給我上藥。”何榮鋒回憶,戴杏芬忙活了一晚,還跑出去找了幾家工廠為他們介紹工作。但人家都說不能同時招3個人。何榮鋒的小伙伴有個姐姐在黃岩,後來三人決定結伴到黃岩找工作。
  仙居到黃岩的車票是7元錢。第二天,戴杏芬備好紅糖饅頭片,塞給每人10元錢,將他們送上車。
  “我當時小,話不多,把姐姐的名字和地址記在了心裡!”何榮鋒說,那時起,穿綠色毛衣的漂亮姐姐的形象一直鼓勵著他。他一直記著姐姐臨別時說的話:“我們浙江人出門做生意,講的就是誠信,做生意一定要有誠信。可以沒有很多錢,但一定要做個好人,能幫助別人,好人才會有好報。”
  睡過站來沈陽打工,恩人成他自強奮進的精神支柱
  何榮鋒後來輾轉趕往天津,但沒想到在火車上睡著了,陰差陽錯地到了沈陽。
  “出門靠朋友,我在沈陽寧官菜市場里找四川口音的老鄉。沒想到被老鄉欺騙:幹了半個月活兒分文沒拿到!直到一個月後才在一家油漆廠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
  何榮鋒說,戴杏芬的話始終在他耳邊迴響。“做人要仗義!我不怕吃虧,哪怕別人說我傻,那我就傻下去吧!”何榮鋒說,後來,油漆廠老闆覺得他實在,要他幫招工;四川老鄉也信任他,要他幫忙找工作。後來,油漆廠老闆乾脆把廠子承包給他。何榮鋒說,他傻對了!那位漂亮姐姐成了他自強奮進的精神支柱。
  生意好了,何榮鋒說,他就想找到姐姐報恩。“有這個想法是1995年,我已堅持寫日記鼓勵自己2年了!姐姐就是我傾訴對象。”
  打拼20餘年終成企業家
  然而,由於地域差別,來自四川的何榮鋒把“戴杏芬”記成了“戴信芬”,此間,戴杏芬也轉到浙江其他縣市生活。
  何榮鋒按照記憶中地址寄去的信都被退回來了。但他繼續寫日記,向戴杏芬傾訴工作和生活的酸甜苦辣。他把這種思想和感情推及到身邊,經過20餘年打拼,何榮鋒穩扎穩打,成為當地傢具行業和塗料行業的知名人物,現在是沈陽玖玖利峰集團董事長。2013年,何榮鋒通過浙江一位朋友,已經輾轉把浙江台州當地的“戴信芬”找了個遍,沒有!
  最後,戴杏芬所在的楊府村村主任記起多年前有個“戴杏芬”。當年5月,何榮鋒這位浙江朋友終於找到了戴杏芬。
  為何唯獨
  對她念念不忘
  收仨乞丐留宿 “她的善良勝過她的膽怯”
  記者(以下簡稱“記”):路上有很多人施恩,為什麼就偏偏記住了戴杏芬?
  何榮鋒(以下簡稱“何”):只有戴杏芬做到了我不敢想的事情(豎起了大拇指),其他人給我們吃的,給我們錢,但是沒有人留我們在家裡過夜的。當時我感動在什麼地方呢,她能把我們領到家——把三個小伙子領到家,萬一是壞人呢?她膽子挺大。她的善良勝過了她的膽怯。
  記:你覺得她對於你最大的恩情在什麼地方?
  何:我對她有兩個感動。給做飯,讓住宿,還出去給我們找工作。好像親人一樣,她當時穿一件綠色毛衣,頭髮短一些——我當時覺得這個姐姐太神奇了。三個大小伙子,晚上可以把你家的東西都偷走。對不對——17歲之前,我接觸過很多騙我的人、欺負我的人。
  記:你在日記里稱戴杏芬叫“神仙姐姐”,當時是一種什麼樣的感情?
  何:她是超凡脫俗的。她的善良感動了我,其他人做不到的。
  如果不成功還會找姐姐報恩嗎?
  記:如果你不像現在這樣成功,還會不會找這個姐姐?
  何:也會找的。只是我可能回報的不是很多,但是這個人始終會在我心目中。
  記:你說記在紙上的也許會淡忘,但用心記住的是不會忘的。
  何:是的。
  把她的美德宣揚出去也是為報恩
  記:有人質疑你現在是在炒作自己企業。
  何:沒有必要。我現在生意不是不好。
  記:您介意提到你的企業的名字嗎?
  何:你們看怎麼得勁兒怎麼來。
  記:現在網上說你有兩個億的身家了?
  何:沒有,這個有點兒誇大了。我現在在遼中有兩個傢具廠,在新民有一個塗料廠,在商會有一點兒股份。
  記:最開始為什麼不想接受採訪,現在為什麼願意?
  何:一開始我是不同意的。但是我的朋友對我說,你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就等於是對你姐報恩了。不一定說要給她錢和東西才是報恩。你把她做的好人好事,她的美德宣揚出去,也是報恩。所以現在我就很高興了。
  100萬元報恩是怎麼決定的?
  記:100萬元回報是怎麼定的?
  何:和妻子商量了,她很支持我。100萬是想給她改變一下生活。
  記:戴杏芬為什麼不收你的東西?
  何:她跟我說了一句話:“我這麼多年,我從小到大,我這個人就不愛占別人一點兒便宜。”我說:“姐,這和占便宜是兩碼事兒,因為我是你弟弟,我現在條件比你好,你以後的生意和日常困難,我都應盡責去照顧你。我給你報恩,你要接受我才欣慰,你要不接受,我難受。我希望你能夠理解我,能夠接受感恩的感覺。我不能讓你生活再遭罪了。”可是她不接受。
  記:找到戴杏芬,兩次給她的回報都被拒絕,你是什麼感覺?
  何:今年我回去,我想大數額她肯定不要,所以我就想給她拿5萬塊錢和一些東西。我把東西留在她那裡了。當時有當地電視臺採訪我們,後來我在電視上看到,因為我把東西留給她,她就哭了。她這個人我就理解不通。我就告訴她,姐,真的我現在可以了,她就不要,怎麼也不行,跟我犟。她打聽到我的銀行卡號,把錢退給我,我就生氣了。我說氣話,以後仙居這個地方我再也不用來了,過來一點兒意義都沒有了。她就給我發信息:“兄弟你好:或許是我考慮不周,但確實是禮物太貴重也太多,我不會拿去送人情,自己家裡老少也吃不完,想給你寄回去小部分,你也可以送給人情。所以請你收下兩盒銀酒具和冬蟲夏草,也算給你姐一個面子……今年上午你走後我真的哭了,我接受了你太多的心意,可你就不能接受我一點點的心意嗎?我們姐弟之間也不用說太多,這份情已永遠在心底,請理解,別生氣了!”
  記:戴杏芬現在生活中有什麼難處嗎?現在生活得如何?
  何:沒有,沒有什麼難題。我到仙居這個縣城去了,她也買了房子,生意也過得去。
  如今怎麼面對職業乞討者?
  記:現在你怎麼看那些流浪乞討的人?
  何:我也分不清哪個是職業的,哪個是真的乞討。頭幾年,我在一個賓館外邊遇見一個女的,三四十歲,說她是江蘇的,帶著個孩子,在這邊沒找到工作,沒找到親戚,能不能給20塊錢吃頓飯,我當時就給了50。她還要,就又給了50,還要。我說姐啊,我現在已經給你一百了,你和孩子倆人30塊錢怎麼也夠吃夠住了,然後她就走了。過了一星期,我又碰巧到了這個賓館,還是她,我就不給她了。如果是殘疾人呢,我就會多少給一點兒。
  記:你有被那個職業乞討人欺騙的感覺嗎?
  何:我這個人不記仇。
  我家人都不貪錢,支持我拒收百萬
  ■對話戴杏芬
  何榮鋒高興地拿出他與恩人的合影
  ■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記者 王舜天 攝
  昨日,記者電話採訪了遠在浙江的戴杏芬。
  記者:何榮鋒上門要送100萬給你,當時是什麼心情?
  戴杏芬:很突然,沒想到!我很吃驚,也很感動!但這100萬我不能收。
  記者:為什麼堅持拒絕所有禮品?
  戴杏芬:我們開面館,辛苦很多年都沒有這麼多積蓄,但我怎麼能收呢?當年那個黑瘦的男孩,腳上還流著血,流浪到我這,我又送他們上路……這麼多年,他一定也很不容易!他能成功,我很高興;他還能記得我,用這麼重的禮回報我,我很意外,很感動。這就足夠了!更何況當時我只做了該做的。其實,我和他的家人們都對這件事很感動,包括孩子們。情誼一定會繼續下去的,但不能收下這麼多錢。
  記者:如果今年還有3個乞丐求助,您還會帶他們回家嗎?
  戴杏芬:還會!何榮鋒的報恩也讓我更加堅定地去幫助別人。為了紀念這段經歷,我把網名改成了“愛心永恆”。
  記者:你幫過其他的乞丐嗎?
  戴杏芬:是的。我小的時候,父母收留乞丐在家裡住,小朋友都笑話我說:“你家住乞丐了——”但我父母就是這樣的人,我也沒覺得不自然。
  記者:你和何榮鋒再見面時還能認出對方嗎?
  戴杏芬:我去路口接他的時候,已經完全認不出來了。以前他瘦瘦小小,現在1米8的大個子,看上去壯壯的。他也認不出我了。畢竟已經20年了嘛。我留他們在家裡住了一晚,我們聊了很多事。他告訴我這些年的經歷。
  記者:為什麼不收他的禮物?
  戴杏芬:我不可能收的啊!那麼一大筆錢,我這輩子都掙不來。我當時幫他,就不是圖他的回報。他還帶了很名貴的鹿茸送我,非常粗大的那種,在市面上都沒見過。他說250元一克,我本來想寄回給他,但一稱,200多克,嚇得我不敢寄了,萬一丟了怎麼辦。8月份,我和老公帶著鹿茸去沈陽還給他,他很生氣,說:“姐,我真沒想到自己能有今天,就是再貴重的東西,你都受之無愧。”
  記者:家人也支持你這樣做嗎?
  戴杏芬:支持。無論是我老公還是兩個女兒,都不貪錢。大女兒在外地實習,知道這事還發微信跟我說:“老媽你真是好樣的。”而且我們生活確實也過得去,不會接受別人的饋贈。
  記者:您82歲的老父親聽說這件事的時候怎麼說的?
  戴杏芬:他握著我這個弟弟的手不斷地說:“是個好人!”其實,老人家現在單純得像個孩子了。
  何榮鋒日記摘要
  何先生18歲時拍攝的照片■本人供圖
  “戴姐姐:你是我見到的最善良的女人……你對我的伙伴講過:有了好的口碑老鄉們才都有錢賺!這是我聽到的最有力量的一句話……
  “戴姐姐:半年過去了,雖然我吃苦,挨打,但這地方川人的口碑好了,工作也好找了,老鄉也團結了。沒想到的是,我因為這樣的舉動出了名,幾位當地老闆就委托我找放心的老鄉去工作,並給我招工費,而不少老鄉也托我找工作,沒想到我多了一些打工外的高收入……快兩年過去了,我終於替父親還上了要命的外債!我的父母都開始過上安穩日子了。今天我大哭一場,真的感謝你啊!”
  “戴姐姐:一個四川同縣的老鄉是個美麗的姑娘,她看中了我的仗義,主動來醫院表達對我的好感,你若知道一定高興。”
  “戴姐姐:有個大老闆覺得我有號召力,將傢具廠油漆活全都承包給我,這一下我賺大了……這麼多的日記,我不會讓你看到的,因為你有幸福的家庭,我不能打擾你,但幾年了,我又不吐不快。”
  “神姐:我能有今天,完全依靠你無意的點化,我永存感激!今天,我終於有了本事,可以找到你,並能為你做事了,我一定要回報你!你我如此‘神交’十年,今天太多感慨,禁不住淚如雨下……”
  華商晨報 華商響網主任記者 虞祿洋 記者 倉一榮 採寫
  (原標題:我為什麼20年念念不忘要找姐姐報恩)
創作者介紹

郵箱

kh42khoq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