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學歷不過初中的“小混混”,是如何在20多年裡,偽造年齡、身份、學歷,通過招工、入黨、提乾,一路混一路貪,落馬前居然“混”成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這一齣荒誕劇就在山西陽泉市郊區楊家莊鄉黑土岩村村民馮朝輝的身上真實上演。(9月30日《南方都市報》)
  一名學歷不過初中的“小混混”,二十多年時間竟能混成省高速公路管理局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可以說是亮瞎了筆者的眼,震驚之餘,讓人不解的是其晉升之路究竟是誰鋪設的?誰又在為其步步晉升“漂紅”?
  是誰為其最初變身鋪路?其父親利用手中村支書的權力和人脈關係,偽造身份、變更年齡、出具證明,為其辦理招工手續和農轉非戶口。回到20多年前的八十年末或九十年代初,要拿到一個招工指標是何等的艱難,更不要說象這種只有農村戶口和初中學歷的小青年。農轉非戶口須經過當地派出所進行戶口變更,而招工手續更是要經過當地人事、勞動部門這一關。不知道當時的這些部門是如何被打通關節,為其變身開路的?是“煙酒煙酒”還是“筷子一舉”。
  是誰為其變性“漂紅”?從一名初中生搖身一變成擁有大學專科文憑的大學生,而恰恰是這張偽造文憑讓其從一名“工人”變性成為“聘乾”。從工人到幹部,不得不說是其身份屬性的華麗轉身。在偽造假文憑、偽造聘乾手續等過程中,到底是誰在為其推波助瀾?倘若假文憑來自於大學,也就是偽造的“真實文憑”,那該大學對文憑的管理豈不是泛濫,文憑簽發人豈不是瀆職?倘若假文憑屬造假製作,那為其辦理聘乾手續的單位及有關組織部門就應值得追問。對幹部的任用管理無論是在程序上,還是在手續履行上都存違規之嫌。
  是誰為其變臉“漂紅”?一個沒有履行入黨手續和程序的人,一個在黨組織里沒有入黨檔案的人,竟然靠一紙證明就堂而皇之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還大搖大擺地參加黨校學習。當地的黨組織部門在乾啥?這恐怕還不是簡單的失察所能敷衍過去的,這裡面是不是應該有人出來為其承擔相應的責任?
  正所謂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正是因為其有了假年齡、假學歷、假身份,為其日後的提拔創造了條件。當然,假的終究是假的,其欺騙組織,忽悠群眾的把戲最終難逃法眼,必將受到黨紀政紀的懲處。儘管該“三假官員”屬於個案,但其中有許多東西值得我們在震驚之餘進行深刻思考。官員的履歷每個單位都會組織審查填寫,這些由組織人事部門主管的幹部履歷為何屢被偽造通過,特別是作為組織部門嚴格審查的入黨材料、檔案,也居然出現“天漏”。相關部門及責任人是否該為此背書領罰呢?
  該事件無不暴露出某些部門、單位拿組織程序、規章制度當兒戲,使其在身份的變身、變性、變臉中總能依靠造假得手,並獲晉升提拔。該事件無不再次敲響幹部選拔使用的警鐘,改革黨的建設制度,完善選用人機制,築牢制度籠子是何等重要。
  文/隔山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到底是誰在為“假官員”鋪路漂紅?)
創作者介紹

郵箱

kh42khoql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